草丛中的怪虫,先被“闪光尘”闪瞎了眼睛,接着又被“燃烧之手”点燃的大火困住,在火势越烧越旺的草丛中盲目乱蹿,终究无法逃脱火海,相继被活活烧死。

乔安听见火场中时而传来嘭嘭爆鸣,仿佛正在打炮,便猜出被困在火中的多半是“投弹甲虫”,也被称为“放屁甲虫”。

这些怪虫,臀部喷射出的高温高压气流杀伤力惊人,然而此刻身陷火海,“屁”放的再响也改变不了被烧成焦炭的命运。

河边的野火越烧越旺,迅速向下风处蔓延。乔安注意到附近到处是野草和晒干的原木,不禁为点燃这把火暗自后悔。

倘使火势失控,整座锯木厂都将面临危险,到时候害虫固然会被烧得精光,锯木厂恐怕也保不住了。

幸而康蒂觉察到河畔火光冲天,协助格雷击毙那三头大鹿角虫过后就匆匆跑了过来,连续施展“造水术”进行“人工降雨”,总算及时将这场渐变失控的大火浇灭。

康蒂施法灭火期间,乔安在旁边看着很是羡慕。

“造水术”对德鲁伊而言只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环戏法,康蒂可以随意施展,然而想用奥术创造出相同的效果就太难了,至少乔安现在还做不到,只能在一边看着康蒂忙碌,根本帮不上忙。

“不好意思,是我有欠考虑,本不该在这种到处是木材的场合施展火系法术。”

灭火过后,乔安颇有些尴尬地向康蒂道歉。

康蒂擦了擦汗,忍着笑意装出一脸失落的表情。

“我还以为,你是因为有我这个‘救火队员’在身边,所以才毫无顾虑的放火呢,原来是我高估了自己在你眼中的地位!太让人失望了!”

乔安被她数落得直发愣,仔细想想,康蒂的话似乎很有道理。

反正有她这个“人工降雨”小能手在身边,自己再怎么玩儿火也不用担心酿成火灾,还有什么好顾虑的呢?

“我都没想到还有这种战术配合,幸亏有你提醒。”

乔安感激地望向康蒂。

“什么鬼战术啊?我刚才就是随口一说,逗你玩儿呢。”

康蒂哈哈大笑,汗水和烟灰都掩饰不住满脸得意。

乔安顿时呆怔无语,越发搞不懂她哪句话是真心的,哪句话又是开玩笑,摇了摇头,无奈地走开。

康蒂笑着追了上来,主动牵上他的手。

乔安见她笑的这么甜,便不再纠结这淘气丫头的小脑袋瓜里到底在想些啥,反正只要她开心就好。

这把火,烧光了“水动力锯”操作台周围的草丛。

乔安和康蒂在黑烟升腾的废墟里搜查了一圈,总共发现具虫尸,其中具尸体长约三尺,红头黑甲,显然是“投弹甲虫”。

此外还有一具较小的虫尸,体型与猫相仿,甲壳呈暗红色。

康蒂猜测这是尚未完发育成熟的“投弹甲虫”。

乔安觉得不像。

可惜虫尸已被烧焦,无法辨别本来面目,更别提具体的种类,只得暂且放下疑惑,继续搜捕潜藏在锯木厂中的害虫。

接下来还是杰米在前探路,乔安和康蒂并肩尾随在杰米身后,格雷扛着狼牙棒断后,保持队形沿着河岸谨慎前行。

杰米嗅出害虫分泌的独特气味就低吼示警,乔安再根据魔导警报器的反应,测算出害虫所在的大体方位,而后丢出两瓶杀虫剂,将躲在草丛中的虫子驱赶出来。

康蒂和格雷,是这支小团队的主力“打手”。

倘使蹿出草丛的怪虫只有两三只,康蒂就不需要动用宝贵的法术位,投出回力镖打击远处的目标,利用回力镖的“霜冻”附魔特效使之变得行动迟缓。

格雷更喜欢近战肉搏,抡起大棒径直冲上去照头猛砸,甲壳最坚硬的大鹿角虫也承受不住这怪力巨人一棒,更别提较为脆弱的投弹甲虫,还没来得及翘起屁股发射“炮弹”就被当头落下的狼牙棒砸成肉饼。

乔安、康蒂、杰米和格雷配合默契,花了两个钟头将锯木厂周围的草丛清理了一遍,期间杀了不下三十只各类怪虫,自己这边则毫发无伤。

草丛中的害虫已经被消灭干净,接下来轮到一垛垛堆积如山的原木。还是沿用老办法,由杰米在前探路,凭借灵敏的鼻子搜索潜伏在原木堆附近的害虫。

搜索行动最初进行的很顺利。

大鹿角虫和投弹甲虫虽然也会伤人,但它们的食谱与其体型更小的昆虫同类差不多,主要靠啃噬植物纤维维生。

微小的昆虫,只需要一片树叶就能填饱肚子,庞大的巨虫则需要更丰富的食物来源,一堆堆露天晾晒的原木无疑是它们梦寐以求的食堂——好比米仓里必定少不了老鼠,原木堆周围大多也有巨虫安家落户。

杰米把这些撑得肚子溜圆的害虫驱赶出来,乔安、康蒂和格雷随后展开攻击,将害虫一一击毙。

如此向前推进,来到一处靠近院墙的背阴处,杰米停下脚步,眼中闪出困惑的神色,埋头在原木堆里嗅了又嗅,突然摇晃起来,步履蹒跚地样子很反常。

“杰米,怎么了?”康蒂诧异地问。

杰米转回身来,晃了晃脑袋,似乎要驱散不舒服的感觉,然而刚向前迈出两步便颓然瘫倒,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昏了过去。

“杰米这是怎么了?”康蒂茫然望向乔安,“发现什么异常动静了吗?”

乔安盯着手中的掘地虫触须,上下左右移动,触须依旧维持静止状态,没有接收到任何危险生物靠近的讯号。

“这真奇怪,杰米好端端的怎么会昏倒,该不会是生病了吧?”

康蒂走近混血冬狼,蹲下去轻抚它的头,随即剥开眼睑,观察它的瞳孔。

“心跳和呼吸都正常,看起来像是睡着了……嗯?这是什么味道?”

康蒂皱了皱鼻子,忽然一阵晕眩袭来,不由自主跌坐在草地上。

乔安发觉她神色异样,意识到情况不对,连忙冲过去将她拖了起来。

康蒂站在那里摇摇欲坠,仿佛置身于剧烈颠簸的船上。

呆滞的眼神,还有酡红的脸颊,都显得像是喝醉了酒。